张善孖
张大千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大千美学 > 大千论丛 >

时间:2016-10-12 15:16:23 来源:新浪收藏 作者:邵琦

曹大铁:二十世纪文人画代表人物

\

《倪黄合笔山水卷》《倪黄合笔山水卷》
\
曹大铁先生《集宋十家词》书联曹大铁先生《集宋十家词》书联

  就作为画家而言,曹大铁可谓是文人画在二十世纪的代表人物之一。
  文人画之所以成其为文人画,根本自然在文人。熟知经典,作诗填词,其实只能称之为读书人;进而能济世惠民、经纬社会,方可称之为文人。所谓出则兼济天下,入则修善其身。这才是完整意义上的文人。
  而文人画正是因其落实在修善起身上而获得了生存的合理合法性的。所以,文人画乃是落实在心性之中,超然于功利之上的。虽有诗书之学,而无营生之道,在其画作上,往往难免酸腐;相反既有济世之力,兼得诗词之才,则其画作,往往清朗而有书卷气。
  在风云际会的二十世纪,曹大铁致力于理工而能造物惠民,潜心于诗词而能咏怀畅神,可谓文人之流风不泯,名至而实归。所以,书画一道,既不是曹大铁生机所系,也不是名声所在,正如古人所谓是心性所好而已。
  正是因为有了文人的根基,曹大铁的书画才能在风云际会的二十世纪,卓然不群,拥有这份清朗超逸的书卷气。
  正是因为源自心性之所好,曹大铁的书画才能摆脱羁绊,游戏三昧,通汇古今而不失亇我性情。
  正因为曹大铁的书画是本原意义上的游戏翰墨,故,他的画既有士人的时代心追,更具文人的笔情风骨,因为他在意的是笔墨的意。曹大铁的笔墨线条植根于书法,以内敛蕴藉为旨归:质在随心而形循法度。这就有了笔随心运的鲜活与自由,又有了循法适度的蕴藉与审美。所以,他或悠游于石涛、四王、倪瓒、王蒙之间,在各家的皴染间,体悟畅神;或借居在大千的荷花世界里,宣发情愫,酣畅淋漓之外不及其馀。甚至可以在花鸟、翎毛,以至于人马等领域,或一试身手,或惊艳亮相。兴之所至,随手拈来,或可看做情性所至,但是,要像曹大铁那样,在随兴而为的同时,又能自出机轴,就大为不易了。这固然要有各科皆擅的绘画天赋,但更要紧的是要有文心诗情的统领。也正是在这一意义上,我们说曹大铁承绪了文人画的流风。
  著者介绍:(邵琦:一九六三年出生于上海,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美术史学教授、研究生导师;上海名家艺术研究协会理事,上海名家书画院副院长,上海美术家协会会员,上海书画院画师;曾任上海书画出版社《中国绘画研究季刊•朵云》编辑、部主任,中国美术学院副教授。著有《书屋小记》《中国画文脉》《晚明以来中国画的语境与语义》《托古改制》《胸中逸气》《入缵大统》《浣却铅华》等;画集《只在此山中》《上海书画名家精选•邵琦》等;主编《中国古代设计思想史略》《二十世纪中国画讨论集》等;合著《造物设计史略》《松江画派》《徐黄体异》《中国画心性论》《创造与永恒》等。)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沪公网安备 3101090200262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