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善孖
张大千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大千新闻 > 时代艺术报道 >

时间:2019-08-16 12:02:39 来源:艺度 作者:

导读:
 
多年以后,高居翰才发现《吴中三贤图》是大千伪造,从此患上了严重恐张症,并认定宋画《溪岸图》也是出自大千手笔……

\

张大千在日本东京“八芳园”盆景园
 
 
1949年12月9日,内战大局早已定,国民党政权忙于撤退多时,一架飞机稳稳地停在成都新津机场。它是国民党政权撤离大陆的最后一批飞机之一,准备搭乘这班飞机的乘客在当时均是鼎鼎大名的国府政要,包括“行政院院长”阎锡山、“副院长”朱家骅、“政务委员”陈立夫、“秘书长”贾景德以及刚刚升任“教育部长”的杭立武
 
 
这趟飞机应该是史上最斤斤计较的飞机了,因为当时已经是成都战役的后期阶段,航线随时会被封锁,能走一趟是一趟。所有人都把可控范围内自己最有价值的东西带上。阎锡山因为要带的金条太多,已经威胁到飞行安全了,一群人在那儿商量着怎么把这些黄金劝退。闫长官官位高资格老,这个话谁也不好说,正在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张大千来了
 
 
其时成都的各界都准备撤退,机票一票难求,在同乡好友张群的帮助下,张大千才拿到三张机票,匆忙中带着徐雯波和女儿张心沛出走。
 
 
而这回张大千也不省心,他带来了78敦煌临摹壁画,并请求与这批画同机撤离。这个请求遭到朱家骅等人的拒绝,理由是飞机已经超载。此事最终由杭立武出面才解决,他把自己的行李及细软扔掉,换大千的画去台湾,但是有一个条件,就是这些画将来要捐给台北故宫博物院。
 

大千没有食言,晚年定居台北‘摩耶精舍’后,将许多重要的作品捐赠给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1983年4月2日,大千逝世后,‘摩耶精舍’交由台北故宫管理,并且成立了张大千纪念馆。
 
 
所以,如果要办张大千纪念展,台北故宫有雄厚的资源支撑。今年四月份,台北故宫举办“巨匠的剪影——张大千120周年大展”,从张大千留存的3万余件作品中,精心挑选了173件文物,分几个部分全面展示张大千从敦煌临摹开始,到摹古创新,最后在台湾终老的传奇人生。此外,展览还展出了86方张大千的自用印
 

\

巨匠的剪影——张大千120周年大展
©台北故宫
 
 
展览开幕后,一时引起轰动。从一个侧面就可以看出展览的受欢迎程度——台北故宫第一期出版的展览图录,很快就断货。以致大陆这边很多朋友求书而不得,台北故宫为此加急印刷第二版。此图录收录张大千各时期的精品之作(当时,艺度曾及时发布展览资料,详情参见:史无前例!台北故宫举办张大千120周年纪念大展,高清精品抢先看!),此图录印制精良,资料全面,是近年来难得的张大千作品图录。目前第二版已经上线,喜欢张大千的朋友这次不要错过了。
 

巨匠的剪影-张大千120周年大展图录

\


除了台北故宫,另一个最有可能把张大千纪念展办好的地方就是张大千的老家四川了。

当年张大千离川的时候,能带走的书画有限,他大部分家人都滞留大陆,他们手中保管着大量张大千历年来的精品之作。而四川地区就更多了。1963年,大千先生家人将该批文物正式捐赠四川博物院收藏至今。这是四川博物院成立以来的三次重大捐赠之一。光是川博收藏的大千临摹敦煌作品就有183
 
 
而这次要讲的主角是成都博物馆,2016年6月11日,成都博物馆新馆试运行以来,在位于一楼临展厅举办了首个特展——“倥偬的乡愁·张大千”艺术展。这次展览的主要展品为孙凯以及张心印珍藏的张大千遗物,部分展品为首次亮相。
 
 
这次展览中有大量张大千平时作画时的粉本,为平日里难得一见的绘画资料。据孙云生回忆,大千1983年长眠于梅丘以后,除了赠与他的画作,光是绘画粉本就有近千幅
 
 
孙云生出身官宦,其父曾任国府行政处处长。1936年孙云生拜在张大千大风堂门下,其后追随大千长达47年,并跟随大千旅居巴西。是大千最亲密的弟子之一,并且还为其代笔。而“倥偬的乡愁·张大千”艺术展的策展人孙凯,正是孙云生的儿子,大风堂的第三代门人。因为这层机缘,我们才能在展览中见到很多平常展览中看不到的东西。
 

倥偬的乡愁·张大千

 
张大千一生曾画过多幅以猿为主题的画作,一方面他认为自己是黑猿转世,另一方面也心中有猿。据说,张大千的母亲曾友贞在即将临盆时,梦见有一长髯老者持一大铜盘,盘中蜷伏着一小黑猿送给她,而后其母惊醒。不久后张大千出生,故有“黑猿转世”之说。张大千21岁赴上海拜曾熙(农髯)为师学习书法,曾熙根据黑猿转世之说,为他取名为“蝯”(“蝯”为“猿”的古字),后来改为“爰”。
 

\

猿猴图
张大千纸本 粉本129.4cm×73cm
款识:代永世仁兄生年属猴,五十七年岁在戊申年四十有九,因写此为祝,目翳不能细笔,幸恕幸谅 大千张爰五亭湖上拜寄
 

\

猿猴图
张大千纸本 粉本77.5cm×46.2cm
款识:六十五年丙辰元月写颂新衡吾兄六十九岁华诞 大千弟张爰再拜
 

\

九龙潭山水图
张大千纸本 临本粉本215cm×84cm
释文:九龙潭涧石磊磊涧水流,蜿蜒垂作九龙湫。镜开百尺清无底,铁立四壁深且幽。有客芒鞋历丹岭,俯见空潭明月影。迴身直上万仞山,莫贪明月遭龙醒。黄山皆削立而瘦,上下皆松,于万仞之间出入云霄。前辈写来一观之即黄山也。今图中以杂树点染另一法恐入一家言。用谢室诗写之。
款识:石道人济
 
 
此幅为张大千1949年所作《仿陈老莲觅句图》的临本粉本。大千先生甚爱此幅图卷,旅居四海皆随身而行。仔细观察此粉本的线条,颇有陈老莲富于篆籀法书笔触。陈老莲是张大千除山水之外努力仿效的对象。仿效并非简单模拟,而是学习造型方法,为自己的艺术形象服务。
 

\

临清石涛(清)石涛 九龙潭
 

\

觅句图临明陈老莲
张大千纸本 临本粉本28.2cm×56cm
 

\

张大千仿陈老莲觅句图 
 
1949年对于初学画的人,临摹十分重要,临摹多了就掌握规律,有了心得。这样可借前人之长参入自己所得,写出胸中的意境,创造自己的作品,那才算达到成功的境界。这样我们就有可能超过古人。但是不下苦功,是永远也达不到那个境界的。——张大千画语录

 \

梅溪草堂图
张大千纸本 临本手卷25cm×108.8cm
释文:梅溪草堂图 君子高居涧水浔,小斋还筑傍琼林。看花忽见乾坤理,玩易正求天地心。香蜡浮浮谁共味,寒泪汩汩自成音。试看床上书连屋,莫道前人不遗金。清湘老人济。东风镇日倚阑干,浅绿深红取次攀。麦陇浪翻色袍绿,华钿风卷锦纹斑。依林僧寺青山绕,倚竹人家绿水环。趁取春光未狼藉,不嫌日日到花间。为局亭先生再题,大涤子阿长。

 \

仕女图临明陈老莲
张大千纸本 临本粉本96.2cm×53.1cm
款识:老迟洪授[br]

此幅为张大千临明陈老莲的《仕女图》。陈老莲擅长多种画体,尤以人物画成就最高。在学习人物画时,张大千曾大量地临摹陈老莲的作品,追踪古人严谨而又放纵的笔墨,这并非灵感所驱,而是他在形象思维中孕育着审美情趣所必经的发展道路。
 

\

山水之一临明沈周
张大千纸本 临本粉本104.6cm×55.2cm
 

\

人物图临明董其昌
张大千纸本 临本粉本36.4cm×31.6cm
释文:晋王羲之书法雄秀,良由天授,朕慕斯人,如见美嫱,故摹其像,以为卷引。神□教主道君御墨 董其昌敬临 雍正乙卯立夏后二日南沙□瀛又临
 
 

摹古与造假


大千前半生的画业以“集大成”为目标,视临摹古画为创作的基础。初由明末清初画家如石涛、八大山人、张风等人入手;后随个人收藏古画的兴趣与眼界的扩展,上溯五代、宋、元名家。他收购内府所藏宋元书画不遗余力,当时市场上有一些内府散出的书画,称为东北货,张大千不惜一掷千金收货。大名鼎鼎的《韩熙载夜宴图》就是这一时期所得,花了五百两黄金。1953年,大千暗中将这幅画以2万美金的价格低调卖给大陆。这也是变相地向大陆示好——我虽然不回去,但也对新政权绝无恶意。不料,此举惹怒了台湾当局,于是大千远走异国避风头。
 
 
约1940年代初,叶公绰勉励张大千在艺事方面应“开径独行”,担负起创变传统绘画的重任,最终促成大千敦煌面壁之行。经过两年七个月积极地学习,大千一共临摹了约276幅作品,使他突破了宋、元画风的限制,上溯唐代、北朝高古的气息。此后大千的艺术思想、创作手法产生重大转变,例如:重视佛像与人物画、重视线条、追求复古的勾染、变小巧为伟大、变苟简为精密、女人都变为健美等等,开创出精丽、雄健的风格,令人耳目一新。
 
 
在摹古过程中,大千也造了不少假。大千仿石涛能乱真在当时是出了名的。上世纪三十年代,张大千去拜访齐白石,就被白石老人拒之门外,理由是“这种造假画的人我总是不喜欢。”——指的是张大千早年常仿制石涛假画。
 
 
即便是仿宋元名迹大千也是手到擒来。比如展览中有一件宋人手卷的珂罗版复制品,题为宋郓郡王题吴中三贤画像,颇得古人意趣。
 
 
但是!
 
 
这幅画就是出自张大千本人的手笔,是大千拟古的精品之作。
 

\

题吴中三贤画像
(宋)郓郡王纸本 复制品41.3cm×156cm
款识:宋郓郡王题吴中三贤画像 岛田修署云生仁弟留阅 兄爰寄
钤印:张爰之印(白文)大千居士(朱文)
 
 
这件吴中三贤画像卷,原件现在美国弗利尔美术馆,当年应该是当做古画卖给馆方的。
 
 
海外研究中国画的著名学者高居翰直到晚年才发现此画“乃大千狡狯”之作。并从此患有严重之恐张症,疑神疑鬼,还认定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董元《溪岸图》也是大千所作。
 

\

吴中三贤画像
©弗利尔美术馆

下面这些粉本见证着大千在摹古上所花费的功夫。

\

斗鸡图
张大千纸本 粉本50cm×77cm
款识:南唐顾闳中斗鸡图
 
 
顾闳中是五代南唐人,元宗、后主时任画院待诏。工画人物,用笔圆劲,间以方笔转折,设色浓丽,善于描摹神情意态。顾闳中最为著名的画作为《韩熙载夜宴图》,张大千把打算在北京置办宅子的钱拿来收藏此画作,一时传为佳话。这件作品被张大千视为珍宝。但在1951年,他却作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低价出售五代南唐顾闳中的《韩熙载夜宴图》、董源的《潇湘图》和元代方从义的《武夷山放棹图》。如《韩熙载夜宴图》只开价2万美元。他为什么舍得低价割爱呢?张大千远走异乡怕国宝流失海外将成千古罪人,他采取了一个特殊的方式——先以极低的价格转让给一位香港朋友,然后时任国家社会文化事业管理局局长郑振铎在周恩来总理指示下,赶赴香港,从此人手中原价购回了这三幅国宝。
 
 

\

元人四趣图
(元)佚名绢本设色手卷29.5cm×165.5cm
题签:大风堂藏元人四趣图 大千八兄属 戊子四月下浣镇海李秋君
钤印:大风堂珍玩(朱文)嘉定(朱文)徐卿审定(朱文)大千好梦(朱文)迟秋簃(白文)
 
 
此为20世纪初期张大千所收藏的珍贵绢本设色古画作。卷首有张大千的红颜知己李秋君亲笔书写的“大风堂藏元人四趣图”字本。此图描绘的数位文人聚集于园中,以创作、记谱、鼓琴、弈棋、临卷为休闲之趣,旁边书童忙着烧水煮茶伺候,文人各以舒适的姿态坐卧,横绢行云流水的笔触写出高士闲逸的气氛。下图即为张大千临摹的此件作品。
 

\

临元人四趣图
张大千纸本 临本手卷25.4cm×149.3cm
款识:元人四趣图

\

临元人人物图(给十岁时的张心印)
张大千纸本 临本手卷26cm×258cm
释文:此六年前所作,偶从箧中捡得,付心印收之。目障三年,不复能再有矣。庚子初夏印儿满十周岁并记 爰翁
钤印:大千父(朱文)
1972年,作品曾在美国加州“张大千四十年回顾展”中展出。
 

\

五马图临宋李公麟
张大千纸本 临本手卷35.8cm×212cm
 
 
此为张大千临李公麟《五马图卷》粉本。自《五马图卷》之后,几乎所有的白描人马画无不源出于李公麟的白描艺术。此临本《五马图卷》线条清朗,力度适中,一笔一画表现得酣畅淋漓。张大千是个多元型的画家,举凡中国文人画各种表现形式,在他学画初期都有涉猎,无一不精,且能青出于蓝而更胜于蓝,摸索出自己的风格来。将此画与张大千早年仿石涛山水相比,不敢相信出自一人之手。他的艺术成就正是从对艺术的穷追猛攻中取得的。
 

\

二人二马图
张大千纸本 设色 镜片46.cm×68.7cm
款识:蜀人张大千爰
钤印:张爰(白文)大千(朱文)大千父(朱文)
 

\

五马图之满川花拟宋李公麟
张大千纸本设色镜片33.5cm×61.3cm
款识:大千张爰
钤印:张爰(白文)大千(朱文)大千父(朱文)
 


\

圉人呈马图
(唐)韩幹纸本 复制品49.2cm×167.5cm
款识:云生贤弟留玩 小兄爰
 
此幅为张大千收藏唐代画家韩幹的《圉人呈马图》精印复制本,后赠孙云生收藏,原作藏于美国大都会博物馆。韩幹以胡人向皇帝呈献神骏的主题写生,生动、准确、简练、真实地表现了骏马的体态神情。
 

\

调琴啜茗图临唐周昉
张大千纸本 临本67cm×41.6cm
释文:秋岩仙侣
款识:驸马都尉王诜画于宝晋斋唐周昉
 
 
此幅为张大千临唐周昉的《调琴啜茗图》,又名《弹琴仕女图》,描绘唐代仕女聆琴品茗的生活情景。周昉擅画肖像、佛像,其画风为“衣裳简劲,彩色柔丽,以丰厚为体”。历代学习仕女画者,无不师习于周昉、张萱的仕女图,张大千亦如此。艺评家于非认为,张大千以仕女画最为画界人士称赞、这正因他挥笔不息、奋斗不止,时时刻刻都在向艺术高峰挺进。
 

\

捣练图临宋徽宗临摹张萱
张大千纸本 临本粉本70.8cm×50.5cm
 
此幅为张大千临宋徽宗临摹张萱《捣练图》。张萱以画贵族仕女、宫廷内部生活情境著称,举凡学习仕女画者,必先临摹张萱与周昉的作品启蒙。此幅张大千的粉本完全符合张萱所画人物“丰颊肥体”的特点。张大千历来师古而不泥古,终生不断探求和创新,其秘诀就是饱游沃览,经过他手的作品,他必铭刻于心,并绘粉本保存。他最为精湛的技能就是背临,可以背着原画原封不动地画出来,连人物的表情和动作都丝毫不差。
 

\

架上苍鹰图
(宋)赵佶绢本 设色97.5cm×47.2cm
 
此幅为张大千收藏宋徽宗的《架上苍鹰图》。宋徽宗绘鹰在历史上十分有名,以致有“宋徽宗的鹰,赵子昂(赵孟頫)的马”之说。画中之鹰毛羽洒然,形体生动而自然。鹰眼的神姿尤为英发,显示着一种威猛之气,艺术格调却清新文雅,绝去了粗犷率野的情味,可见这幅《架上苍鹰图》无论是画功还是艺术风格上都显示出它独有的特点。但后世真正继承这种传统的几乎是凤毛麟角。
 

\

南无观世音像
张大千纸本 墨笔165.5cm×70.5cm
款识:南无观世音菩萨 爰钤印:老弃敦煌(朱文)
 
张大千敦煌归来后,创作了一系列以敦煌壁画为题材的作品,实践其在敦煌所学到的技能,使其绘画艺术达到了顶峰。在临摹敦煌壁画的过程中,张大千曾去青海向藏族画师学习研磨金粉,并研究金粉敷色之法。“偶记唐人有锤金法,因试为之”,这是张大千比较少见的用金粉作画的作品。
 

\

龙女礼佛图
张大千纸本 临本粉本41.5cm×66.5cm
 
此幅描述的是大乘佛教经典之一,有“经中之王”美誉的《法华经》中的提婆品,即文殊菩萨入龙宫说法,八岁龙女闻经即身成佛的故事。画中佛陀手结说法印、盘坐莲花座上,眼睑低垂,“传神写照正在阿堵中”。龙女跪地顶礼佛足,表情肃穆虔诚、柔和雅善,璎珞披身,飘带线条妙不可言,充满盛唐风韵。
 

\

十一面观音
张大千纸本 临本粉本110cm×69cm
款识:漠高窟一百五十二窟晚唐画十一面观音象
 

十一面观音为密宗六观音之一,主救济阿修罗道,给众生以除病、灭罪、增福之现世利益,除恶扬善,导引众生入佛道。
 

 \

璎珞大士
张大千纸本 临本粉本111cm×70cm
款识:漠高窟一百五十二窟晚唐画璎珞大士象
 
敦煌壁画代表的是早已失传的职业绘画技艺和传统。璎珞大士下半身是半透明的红色裙裾,衣纹层层垂下,紧贴若隐若现的腿部,那种沉甸甸的质感仿佛刚从水中走出来。敦煌的飞天头戴宝冠,身披长巾,臂戴钏,手戴镯,下穿朱红罗裙,双手捧莲,从空中飘逸而降,翠绿的披带和朱红的罗裙随风飞扬,画面的动感使人仿佛能听到风声。前者是北齐曹仲达创造的“曹衣出水”,后者则是唐代以吴道子命名的“吴带当风”,到民国时已逾千年无人睹其真容。

 \

人物头像
张大千纸本 画作35.8cm×33cm
钤印:大千父(朱文)
 

\

拟唐人斗草图
张大千纸本 画作101.7cm×53.5cm
款识:拟唐人斗草图 乙酉人日 爰中华民国六十年 爰翁
钤印:张爰之印(白文)大千居士(朱文)大千唯印大年(朱文)
 

\

仕女与虎
张泽 张大千纸本 粉本78.5cm×52cm
释文:涉笔成趣,大有深意,一则以喜,一则以惧。
款识:丙戌正月题先仲兄虎痴遗墨 大千张爰
 
 
这件作品是张大千二哥张善孖的遗墨,张大千题字。张善孖名张泽,号虎痴,是张大千书画的启蒙老师之一,也是一位爱国画家,以画虎著称。因为二哥画虎的缘故,张大千的动物题材中很少有虎,以示对二哥的怀念和尊重。
 

\

溪山过雨图
张大千纸本 设色 镜片72.3cm×139.7cm
款识:溪山过雨 七十年辛酉之八月写 蜀郡张大千爰于台北
钤印:摩耶精舍(朱文)己亥己巳戊寅辛酉(白文)大风堂(朱文)张爰之印(白文)大千居士(朱文)
 
 
这件作品采用的是张大千在日本特制的大风堂专用仿宋罗纹纸,有大风堂浮水印。张大千为追求泼墨泼彩的墨韵,试用了很多种纸,他认为古纸是最好的,因为古人制纸非常用心,但古纸难得,所以张大千试制多种纸样。他早年在四川时就为诗婢家试制了夹江竹纸;在海外期间,又在日本试制了这种仿宋罗纹纸,用作泼墨泼彩的作品使用。
 
 

\

泼彩山水图
张大千纸本 设色 镜片56cm×110.5cm
款识:爰翁钤印:摩耶精舍(朱文)大风堂(朱文)张爰之印(白文)大千居士(朱文)
 

\

红叶小鸟图
张大千纸本 设色 卷轴90.3cm×41cm
款识:大千居士爰
钤印:摩耶精舍(朱文)庚申(朱文)张爰之印(白文)大千居士(朱文)
 

\

泼墨山水图
张大千纸本 水墨 镜片63.5cm×89cm
款识:爰年七十
钤印:环荜盦(朱文)张爰之印(白文)大千居士(朱文)
 

\

浅绛山水图
张大千纸本 设色 卷轴137cm×70cm
释文:人家在仙掌,云气欲生衣
款识:戊申夏可以居写蜀人张大千爰
钤印:张爰之印(白文)大千(朱文)
 

\

自画像之二张大千七十岁
张大千纸本 粉本138cm×76.7cm
释文:念我衰颓七十□,多情万里远能来。一年一度重相约,襟裳年年为汝开。
款识:戊申闰七月十一日喜祖莱七弟自香澥见省,索予自写七十小像,因赋小诗并赠之。兄爰三巴五亭湖上
 

\

大千居士自写乞食图
张大千纸本 粉本108cm×77.5cm
释文:大千居士自写乞食图左持破钵右拖筇,度陌穿衢腹屡空。老雨甚风春去尽,从君叫哑破喉咙。
款识:癸丑四月初一日,爰翁七十有五岁 环荜菴题
 
此幅为是张大千1973年所作《大千居士自写乞食图》的粉本。彼时,张大千被迫离开苦心经营多年的巴西八德园,迁居美国加州。虽然他早已名扬国际,但却为金钱所困,不得不四处奔走举办画展,卖画为生,犹如沿门乞讨的乞丐,故写图聊以自嘲。1952年,张大千举家迁居南美,从此开始了漂泊不定的生活,从画中可以看出他难以释怀的感慨。虽名为“乞食图”,但画中人物精神健硕、自尊自信、气度非凡,绝无乞人怜悯之意。张大千的自画像大部分都是随画随送亲友,只有《大千居士自写乞食图》一画自存行箧。数年后,他从美国迁居台北,将此画送给了时任台北“故宫博物院”院长蒋慰堂。张大千逝世后,后任秦孝仪重新规划庭园时,将此《乞食图》摹刻于石碑上,置于梅丘附近,供游园者瞻仰。
 

\

张大千乞食图轴
©台北故宫
 
 
五百年来一大千

 
 
大千为人情商很高,交游广泛,而外人对他的看法还普遍不差。
 
 
徐悲鸿称赞他是“五百年来第一人”。

 
 
陈巨来在《安持人物琐忆》中褒贬人物不留情面,但对张大千的评价却很好。
 
 
从一件小事我们可以窥见大千的为人。前面讲到,大千第一次去见齐白石吃了闭门羹,而50年代初,大千旅居印度时,曾接到由香港友人转交一封来自齐白石的信,信中先说人民政府如何照顾他,希望张不妨回去看看,转而又说自己目前生活很苦,想寄两张画在海外代卖,“希望只要一百美金就够了。”张大千赶紧请人代汇了一百美金给齐白石,并没有索要画作。他后来说:“唉,这话可令我酸心啰,齐先生的画岂止值一百美金?”
 
 
可见张大千对朋友确实很仗义。
 
 
倒是傅雷,对张大千很不待见,当年大千在上海办展时,傅雷在给黄宾虹的信中把大千批判一番:
 
 
“大千画会售款得一亿余,亦上海多金而附庸风雅之辈盲捧。鄙见于大千素不钦佩,观其所临敦煌古迹多以外形为重,至唐人精神全未梦见,而竟标价至五百万元(一幅之价),仿佛巨额定价即可抬高艺术品本身价值者,江湖习气可慨可憎。”
 
 
后来更说他是投机分子,造假行家,“往往俗不可耐,趣味低级。

 
 
在《傅雷谈美术》一书中,批完大千,又借势把另一位画家给骂了一顿:
 
“还有同样未入国画之门而闭目乱来的,例如徐××。最可笑的,此辈不论国内国外,却有市场,欺世盗名红极一时,但亦只能欺文化水平不高之群众而已,数十年后,至多半世纪,必有定论。”
 
 
不管怎样,大千至少目前经受住了市场的考验,早在2016年,张大千画作在全球拍卖市场成交额就达到3.55亿美元,比排名第二的毕加索多3100万美元。且近年来其作品成交价还屡创新高,成为市场上炙手可热的抢手货。而且这种趋势要有愈演愈烈之势。
 
 
至于傅雷提到的徐××,大家猜猜说的是谁?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沪公网安备 3101090200262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