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善孖
张大千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大风传承 > 大风堂弟子介绍 >
恽甫铭《走近书画家》之六:俞致贞

恽甫铭《走近书画家》之六:俞致贞

时间:2021-12-24 14:34:50 来源:木桶画宝 作者:木桶文化

恽甫铭《走近书画家》之六:俞致贞

\

“一面之师”俞致贞
  1995年春天,著名的工笔花鸟画大师俞致贞逝世了,画坛上空陨落了一颗璀璨的星辰。
  我从北京战友那里得到这个噩耗,是致贞老师远行后的第二天。她比浅予老人早一天远行,来自全国各地的学生挤满了八宝山殡仪馆大厅。
  俞致贞是我国工笔花鸟画一代宗师于非闇的杰出弟子。少年的我从她娟丽的花卉画和刚挺的痩金书中,知道了俞致贞的名字。我喜欢她的画,甚至到了喜欢印有她作品的信笺。她的作品萌发了一个少年立志画画的梦想。


\

  上世纪60年代初,我投笔从戎,从此断了进美术学院学画的念头。但这却更加深了我画画的兴趣——正应了一句俗话:失去了的东西更加觉得珍贵。
  文化大革命的一场浩劫把美好的东西统统打倒。俞致贞的画被戴上资产阶级情调的大帽子,打入冷宫。
  一个极其偶然的机会,使我与俞致贞成为忘年交。那是1975年夏天,我到北京出差,在战友姑妈的帮助下,见到了神交已久的俞老师。


\

  来到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染织系教研室,我看见一个精精瘦痩的“老太太”(其实才50多岁)在和助手交谈什么。姑妈把我介绍给俞致贞。我虔诚地向俞老师问好。她摘下老花镜,起身点头,向我伸出干枯的手,笑着说:“闲着无事,整理整理教案,兴许将来有用。”我看着一大迭书稿,安慰她说:“美好的东西是打不倒的。”俞致贞颔首笑笑,为有人理解而高兴。
  她给我看她的作品。使我吃惊的是,她的身体是那么孱弱,体重不到50公斤,却有力地支撑起属于她的一片艺术世界。你不得不相信,那纤毫毕现的翎毛、造型准确的花卉、构图严谨的佳作是出自她的手,尤其是笔规笔矩、掷地有声的瘦金体和极富弹性的线条,是从她痩骨嶙嶙的手指间流出的。我不禁击节赞叹,钦佩不已。
  俞致贞却不以为然,她平静地说:“画工笔是件苦差事,偷懒和投机取巧的人是画不好的。要耐得寒窗苦,下得死功夫。”她说得确实在理。俞致贞在跟于非闇学画时受到了严格的传统熏陶,养成了严肃认真、一丝不苟的作风。为了掌握牡丹花的结构,她跟着牡丹跑。有一年,她从北京到洛阳又到重庆,站在公园里对花写生,画呀画,竟忘记了吃中午饭。为了绘画事业,她把个人婚事置于脑后,直到38岁才结婚,以致终生未有生养。她感叹地说:“要成就一番事业,不能患得患失。”是呀,我理解,她是针对某些美术青年急于求成,不肯下苦功打基础而说的。说实在的,现在有多少人甘于寂寞呀!她知道我从小喜欢涂鸦,鼓励我“自学成才”。


\

  那时画坛沉寂,美术园中百花凋零,但俞致贞不改初衷,依然笔耕不止。她的工笔花鸟画一直为人们所喜爱,私下求画者甚众。只要有可能,她都愿意相送。后来形势稍好一些,她的画被政府当作高级礼品赠送给外国友人。她的作品也被布置在庄严的人民大会堂国家领导人接见外宾的地方。为了给毛泽东会见尼克松准备一份意外的礼品,她和工笔花鸟画大师田世光合作了一幅《白孔雀》。为此,他们连续伏案两个月,却累垮了自己的身体。
  这次晤面使我们成了忘年交。不久,她给我寄来了一幅画《小荷才露尖尖角》,两只小蜜蜂飞舞在荷花间,煞是可爱有趣。我知道,她是在勉励我,要我像蜜蜂那样不辞辛劳地采蜜,以成大事。后来,她的著作《工笔花卉技法》出版了,她设计的一套纪念邮票《荷花》在全国发行了……我给她去过几次信,遗憾的是,我最终没有走画画的道路,也未能成大器。到了报社后我本想为她写点什么,可是竟没有实现。
  俞致贞老师走了。她自强不息为艺术献身的精神,为提携后来者孜孜以诲的精神,永远是我效法的榜样。
  我将永远地怀念她,我的一面之师——俞致贞先生。


\

  俞致贞(1915年——1995年),字一云,1915年生于北京,浙江绍兴人。1934年拜于非闇为师学习写意花鸟及工笔草虫,兼习瘦金体、篆书,后专攻工笔画。1937年入故宫国画研究馆临摹研究历代名画,以宋元工笔花鸟为主,兼学画史、画论,并研制国画颜料,历时8年。1946年至成都拜张大千为师,1951年回京,1957年任教于中央美术学院,次年调往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1964年调往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任教授,1984年退休。生前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北京工笔重彩画会副会长、北京花鸟画会名誉会长。擅长工笔花鸟、草虫、蔬果,主要作品有《荷花》、《沙果双鹊》等,出版有《怎样画工笔花鸟画》、《工笔花卉、草虫技法》、《俞致贞画集》等,是国内工笔花鸟画大师、美术教育家。目前国内长于工笔重彩的著名中青年画家大多出于她的门下。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沪公网安备 3101090200262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