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善孖
张大千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大风飞弦 > 张善孖研究介绍 >

时间:2019-05-06 14:54:46 来源: 作者:晏良為

張善子先生的巨製國畫《怒吼吧,中國》和 《中國怒吼了》等抗戰

經典畫作可能 “濳藏”何處? 

 晏良為 

2018 年 7 月 7 日    紐約 

 

    我是張善子先生的二外孫,從小就對張家大家庭的歴史典故有濃厚興趣,并且對家公張善子先生和八家公張大千先生的繪畫作品非常欣賞,特别好奇四家公張文修先生對放在内江老宅的家公和八家公珍藏的歴代名貴字畫集文房四寳,以及家公張善子先生抗戰期間創作的《怒吼吧,中國》,《中國怒吼了》,《忠孝莭義》,《正氣歌像傳》,《二十八忠孝故事圖》等經典畫作會如何處置?   

    因此,我在學習工作之餘,常向父母和舅舅孃孃及親朋好友請教相闗事宜和收集資料,明白了許多史實真像及“内幕”,獲益匪淺。 

    從 1980 年代初,一直到現在,經常都有媒體朋友或者研究張善子張大千昆仲生平繪兿的専家學者及社會各界朋友和親朋好友,通過不同方式詢問我,【張善子先生的巨製國畫《怒吼吧,中國》 ,《中國怒吼了》,《勇猛精進,一致怒吼》等抗戰經典畫作可能“濳藏”何處?】 

    歴史回放。 

    我們先看抗日巨製羣虎怒吼圖《怒吼吧,中國》的創作過程。 

    1937 年抗日戰争爆發不久,張善子先生率家人先是避難於安徽郎溪,然後到湖北武漢,   最後經宜昌到重慶。    

    逃難途中,他目睹日本戰機狂轟濫炸,毁我國土,殺我同胞。  張善子先生義憤填胸,恨不得將手中的畫筆擲向敵機,手刃侵略者,爲國家民族 雪耻,爲親人同胞報仇。 張善子先生不顧旅途艱辛,沿途畫了許多虎畫和扇面,寄贈給前方將士,鼓勵他們奮勇殺敵,保家衞國。 

    同時,他又在構思一幅反映中華民族團結一致,不屈不饒,勇猛戰鬥, 一定會消滅日本  侵略者而取得偉大神聖的抗日衞國戰争最後勝利的巨幅虎畫。 

    1937 年下半年,張善子先生的好友熊佛西先生也带領他的抗日宣傳隊來到湖北漢口,他們經常在一起談書畫論時局。    

    1937 年11 月某日,張善子先生率家到逹宜昌,他立即上街去買了两匹大白帛,縫成一幅長 2 丈,寛 1 丈 2 尺的大畵布。  張善子先生先畫了一隻猛虎於畵布上,又畫了第二隻老虎。創作過程之中,經常有親友圍着張善子先生, 聼他講述此畫的涵義。張善子先生也經常因躲避敵機轟炸而停筆。 

    1937 年 12 月 25 日,張善子先生正在畫第 28 隻猛虎(寓意中國 28 個行省軍民團結抗日)時, 日本戰機又來轟炸宜昌。   周圍看畫的親友都喊張善子先生一道去躲空襲警報。 “你們趕緊去躲警報。”張善子先生説,“我今天就不躲,非要把它畫完。”,“難道我們中國就這様任人欺凌?  難道我們中國就不能怒吼?不敢反抗?”, “我們中國就要吼出來,要大聲吼。”  

    現場一位與張家素有往來的國軍空軍飛行員牟念澄很感動,説:“虎公,您就安心把畫畫好, 等我們去殲滅敵機。” 

    張善子先生畫完最後一隻老虎,并對看畫的親友説,“這些老虎一羣一羣的捲地而來,是象徵前赴後繼的抗戰精神;而虎羣所趨的方向是西面,這是黄昏落日的地方,是象徵我們必將消滅日本侵略者,取得最後的抗戰勝利。” 沉思片刻,他奮筆疾書幾個大字:“怒吼吧,中國”,并且站在巨畫《怒吼吧,中國》前照像留念 ,肅穆面容與巨畫融為一體,充分顯示了中華民族炎黃子孫不容侵犯的神聖威嚴,并為歷史和我們留下了珍貴的影像。 

\
《怒吼吧,中國》    1937 年 12 月 25 日  湖北宜昌 

\

張善子先生  攝於《怒吼吧,中國》前  1937 年12月25日  湖北宜昌 

    現在,我們來看雄獅怒吼踏日圖《中國怒吼了》的創作背景。 

   1938 年 8 月,張善子先生率家人正在湖北宜昌避難。 

    受當年春天台兒莊大捷和中國軍隊經歷两週的激戰而全殲日本精锐部隊磯谷、板垣两師團, 共三萬餘人的鼓舞,張善子先生 1938 年 8 月 13 日在湖北宜昌於上海“八.一三”抗戰週年日, 由其族弟張目寒先生輔助以兩大幅素帛合成巨幅,奪髯揮筆,義憤形於顏色,精繪一隻须鬃怒張,高大威猛的雄獅,四隻巨足踩在日本富士山上,怒目狂吼,踏碎山石,山崩土潰, 泥沙俱流,氣吞河獄。這就是聞名全球的雄獅怒吼踏日圖《中國怒吼了》,  并且暗喻這時的中國不僅有抗戰到底的决心,也有了抗戰必勝的信心。   

    此畫中两處書下作畫時間,强调 “抗戰週年”,“殺得敵人驚破胆”, “不收復失地不休”,充分體現了張善子先生同全國軍民一様,對参與上海“八.一三”淞滬戰役的“八百壯士”和“愛國健兒”的衷心愛戴與無比敬佩,堅信中國的“抗戰必勝”。 

    張善子先生以這幅氣勢恢弘的《中國怒吼了》巨畫配合國民政府紀念上海“八.一三” 淞滬抗戰週年的活動,極大地鼓勵了抗戰軍民心,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這幅雄獅怒吼踏日圖《 中國怒吼了》曾被印成單頁圖片,與其他宣傳品一起在國内外廣爲散發,宣傳中國抗戰和募集捐款,甚至在當年抗戰前線的戰壕裏廣為流傳,大鼓士氣,可見其影響之巨大 深逺。 

    這幅《 中國怒吼了》也同《忠孝節義》,《二十八忠孝故事圖》, 《正氣歌像傳》, 《怒吼吧,中國》,《勇猛精進  一致怒吼》,《漢家飛將 ------ 飛虎圖》,《火牛破敵圖》等抗戰經典 畫作一様,在國内和歐美展出時,引起巨大震憾,并且讓全世界國際社會都知道我們《中國怒吼了》,中華民族的抗日衞國戰争必勝! 

\

    張善子先生 在此畫上題 “中國怒吼了” 中華民國 二十七年八月十三日 抗戰週年    虎癡 張善子冩 

    圖下還錄有當時流傳極廣的抗日宣傳歌曲(詞)如下: 

中國怒吼了,中國怒吼了。   誰説中華民族   

懦弱?   請看那抗日烽火, 照耀着整個地球。 

中國怒吼了,中國怒吼了。   我們已團結一

致,萬衆奮起,步伐整齊,不收復失地不休。 

中國怒吼了,中國怒吼了。   八一三浴血搏

戰,愛國健兒,奮勇直前,殺得敵人驚破胆。 

虎癡 張善子并錄     二十七.八.十三日 

 

\\

     張善子先生與其創作的《勇猛精進,一致怒吼》 1938 年元旦  湖北宜昌 

(此巨幅國畫曾於 1939 年 2 月在法國巴黎和 1940 年紐約世界博覧會展出) 

    1940 年5 月 24 日, 美國《紐約時報》報導,中國畫家張善子先生同意取消他的返國日程, 由美國醫藥助華會 ( The American Bureau for Medical Aid to China, ABMAC ) 贊助, 在 1940 年紐約世博會上展出他自己以及與其弟張大千先生两人合作的佳作一百八十餘件, 以便争取到更多的國際人士支持,  籌募到更多的銭物, 更有力地支持中國抗日戰争。   

\

     1940年紐約世博會照片,右上部為張善子先生義展的虎圖《勇猛精進,一致怒吼》,其下方有美國醫藥助華會的幖語 “ Humanity Above All” ( 人權至上 ) 。 

    1938 年底至 1940 年 10 月,在林森,周恩來和許世英等人贊助下,張善子先生由羅馬天主教中國教區于斌主教和比利時籍梅雨絲教士,携带他自己以及與其弟張大千先生两人合作的佳作 180 多幅,從雲南經越南,逺赴歐美,宣傳中國抗日戰争正義事業和東方文明兿術,争取國際友邦支持,帮助中國打倒日本侵略者。 

    1940 年 9 月 2 日,張善子先生携带歐美展覧過的全部 180 多幅佳作和文檔資料照片,離開美國舊金山乘船起程歸國,在船上擧辦畫展,25 日抵逹香港。29 日在香港擧辦半天展覧,盛况空前,四小時内觀衆二千餘人,留港賢逹聞人踴躍参觀,名詩人均紛紛題贈。 

    香港《大公報》1940 年 9 月 30 日専文報導此《畫展》盛况。 

\

    1940 年 10 月 4 日,張善子先生由香港飛抵重慶,并且由國民政府賑濟委員會派員 接至新都招待所下榻。 次日天主教光啓學會留渝會員假座石板街慈母堂歡迎張善子先生,并且接受媒體採訪。 

    張善子先生在 1940 年 10 月 6 日《益世報》第一版刊登的【虎癡訪問記】中,明確指出,“從國内带出去展覧的畫,爲表示我専爲宣傳而工作起見,一幅也没有賣。” 

    張善子先生對張家親友和媒體朋友説,“明年我想約大千先生一道,再次到歐美謝賑義展募捐,為政府抗戰多搞點銭財和物資。” 

    時在陪都重慶的張善子先生 10 月 6 日特别為八侄張心儉畫《虎圖》,并題“勇猛精進,自力更生”以鼓勵。 

\

    在渝期間,張善子先生忙於向國民政府和各界社團及民衆滙報其歐美之行,以及國際社會友好盟邦和人民對中華民族偉大神聖的抗日衞國戰争的巨大支持和無私援助。 

    張善子先生因國外輾轉奔波,回國後的大量工作而積劳成疾,加之染痢疾引發糖尿病併發症,10 月 20 日不幸病逝於陪都重慶歌樂山中央醫院(寛仁醫院)。 

    安葬張善子先生之後,張大千先生依照原定計劃,率領部分家人門生,到甘粛敦煌 莫高石窟,考查研究中國壁畫兿術與印度佛教文化的闗聨。 

    張麗誠先生則繼續在重慶陝西路經营《瓜子大王糖果店》。 

    而張文修(張正學)先生返回北平行醫,直到 1946 年携眷從北平到重慶,順便將張善子張大千昆仲存放在張麗誠先生《瓜子大王糖果店》(前面是商店,後面則是居家樓房)的歴代名貴字畫及文房四寳,他們俩兄弟創作的畫作和在歐美展出過的那 180 多幅佳作,包括 1940 年 4 月,時在美國紐約為中國抗戰演講義展募捐的張善子先生繪贈陳納德將軍的 《飛虎圖》之姊妹畫,《忠孝莭義》四德圖,《二十八忠孝故事圖》,《八駿圖》(春驄圖),《怒吼吧,中國》,《中國怒吼了》,《勇猛精進 一致怒吼》等抗戰經典畫作, 一併带回内江老宅保管。 

    張文修先生的次子張心德(彼德)幼年即過繼給張善子先生名下為子。 張善子先生病逝之後,張心德先生就應當接管張善子張大千昆仲放在内江老宅的歴代珍貴字畫及文房四寳,還有張善子先生在歐美展出過的那 180 多幅佳作。 實際上張心德先生并没有掌控這些東西。 

    1949 年底和 1950 年初,張心德先生和李恊珂女士及張大千先生的子女張心一(葆蘿)先生,張心澄(澄澄),張心嫻(尕妹)女士,張心夷(满满)先生,還有張大千先生的長孫張承先(大阿乌)先生,一行七人經張大千先生安排,先到上海,然後轉赴香港,與張大千先生等會合。 

    張心德先生從内江到成都時,將一些珍貴的文檔資料照片放在成都好友處,凖備將來有機會時再拿走。但是,張心德先生 1950 年代初離開中國大陸後,再也没有回到故國,并在 1953 年 7 月 23 日病逝於南美阿根廷。 

    根據多年闗注和研究張善子先生和張大千先生的作品,以及留在内江老宅字畫流向的結果,我個人認為,【張善子先生的巨製國畫《怒吼吧,中國》 ,《中國怒吼了》,《勇猛精進,一致怒吼》等抗戰經典畫作可能還藏於四川省博物館 或者 某機搆】,其理由如後: 

    1.  1940 年 10 月 4 日,張善子先生自香港搭乘飛機回陪都重慶,在歐美展出過的那 180多幅畫作,包括巨製《怒吼吧,中國》,《中國怒吼了》,《勇猛精進 一致怒吼》等一併交與航空公司運回中國,同機運抵陪都重慶。 

    2.  先父母和張家部分親友,國民政府和社會團體及教會都派有人員到機場接機。 

    3.  先母張心素女士多次對我們説過,“阿爸(張善子先生)從美國經香港,坐飛機回重慶,我們是到機場去接他老人家。”,“老九(九舅張心義先生)人高又瘦, 很精幹,背起那幾幅用布畫的大畫,跟在阿爸後面走,嘴上還不停地唸,‘這些是阿爸的大老虎,寳貴得很。’”。 

    我與八舅張心儉先生和九舅張心義擺龍門陣,談及他們當年到機場接家公張善子先生的故事,九舅張心義先生還很自豪地説,“我最高,我不帮阿爸(張善子先生)背那一些大畫,哪個人去背?” 

    4. 張善子先生在 1940 年 10 月 6 日《益世報》第一版刊登的【虎癡訪問記】中,  明確指出,“從國内带出去展覧的畫,爲表示我専爲宣傳而工作起見,一幅也没有賣。”  

    5. 1950 年代初,四家公張文修先生没有告訴三家公張麗誠先生和張家其他長輩,就選擇性地將國畫巨製《怒吼吧,中國》,《中國怒吼了》,和《勇猛精進,一致怒吼》等抗戰經典作品捐献給當時的【川西博物館】(現在的 【四川省博物館】)(負責人謝無量和馮漢驥),受到政府表揚和奬勵。   

 

\\\

    客觀上講,在當時的政治氣氛和社會環境下,没有任何機搆及個人願意出資購買主題明確的抗戰布質巨製《怒吼吧,中國》,《中國怒吼了》,和《勇猛精進,一致怒吼》等作品。四家公張文修先生明智地將這些巨製捐献給國家,一則表示熱愛新中國,擁護人民政府,支持川西博物館。二則國家博物館才有條件保藏這些巨製,將來還可能公開展出這麽珍貴的歴史作品,紀念家公張善子先生。 

    内江張氏家譜(2012 年 5 月;原始資料提供:張文修 張心義)業已證實此捐贈。 

    同時,四家公張文修先生還將張善子張大千昆仲合作的巨製國畫《八駿圖》(春驄圖),《忠孝莭義》,《飛虎圖》之姊妹畫(此《飛虎圖》之姊妹畫現藏於四川成都《建川博物館》,國家文物局鑑定為國家一級文物),),《張善孖:二十八忠孝故事圖》和很多不同尺寸的絹質或者纸質古今畫作留在内江老宅,以便日後容易處理。 

    6. 1960 年,先母張心素女士率我們到内江拜望四家公張文修先生,擺龍門陣時,四家公張文修先生説,“ 解放後,阿爸(張善子先生)那幾幅大畫放在家裡,不好(四川方言,即不方便的意思)”處理, 我就捐献給人民政府了,那陣叫‘川西博物館’,謝無量他們在負責。”,“阿爸(張善子先生)和爸爸(張大千先生)其他的畫都在我

這裡,保管得很好,每年春天我都要安排娃兒些,拿到院子裡晒幾天,免得生虫”。 

    四家公張文修先生的孫輩范汝愚先生和張真理先生現在都很清楚地記得他們當年晒老宅所藏字畫的情况。 

    7. 1968 年至 1978 年,我在四川宜賓工作。 如果從宜賓乘火車到重慶探親,來回都必須在内江轉車。 因此,每次轉車,我都要去看四家公張文修先生和其他親友,給他老人家磕頭請安。 

    8. 在内江老宅,四家公張文修先生行醫的客廰挂了幾幅張善子張大千昆仲的畫,其上閣

樓露出很多字畫之畫軸,當時我還很擔心老鼠會不會咬壊這些字畫。 

    9. 在内江,我最愛聼五舅張心奇先生和八舅張心儉先生擺龍門陣,知道了一些張家典故和老宅那批字畫的很多故事。 比如,四家公張文修先生自己賣了一些張善子張大千 昆仲放在老宅的字畫;他的幺兒張心端先生(我們的幺舅)也賣了一些字畫給四川和北京等地的文物商店。 

    例如,張心端先生在 1970 年代初,就將張善子張大千昆仲合作的巨製國畫《八駿圖》( 春驄圖 )賣給了北京某外貿單位,成為該機搆的鎮館之寳。  表弟范汝愚先生和張真理先生都知道幺舅張心端先生經手賣了《八駿圖》( 春驄圖 )等。 

\

張善子先生和張大千先生合作的《八駿圖》( 春驄圖 ) 

此巨製國畫在歐美展出時,無數觀衆紛紛站在畫前留影  

\

   張善子先生站在他與胞弟張大千先生合作的《八駿圖》( 春驄圖 )前 

     1960-1990 年代,四川省文物商店的“神眼”喬德光先生從四家公張文修先生及其後人處,收購了很多張善子張大千昆仲收藏的歴代名貴字畫和文房四寳,張善子張大千昆仲創作的作品,包括 1940 年 4 月,時在美國紐約的張善子先生繪贈陳納德將軍的 《飛虎圖》之姊妹畫(現藏於四川成都“建川博物館”,國家文物局鑑定為國家一级文物),《忠孝莭義》四德圖,《二十八忠孝故事圖》等抗戰經典畫作。  人民日報海外版 1995 年 7 月 5 日和 7 月 12 日,専文介紹喬德光先生從内江張文修先生家族收購大量張善子先生和張大千先生的舊藏及張氏昆仲自己創作的佳作。 

    北京翰海拍賣有限公司的圖録稱,“赴美展覧的這些作品都由四弟張正學(張文修)带回内江老家,七十年代為四川省文物店徵集。 

\\\\\\\

    中國文物界曾經流傳的“喬老爺一擧買空内江城”的故事即源自喬德光先生在内江收購四家公張文修先生家所保存文物字畫的豊碩效績。 

    為了不影嚮八家公張大千先生的健康,張家上下都嚴挌封鎖“四家公張文修先生早就處理掉家公和八家公珍藏的很多歴代名貴字畫和文房四寳,以及家公和八家公昆仲自己創作的字畫,包括在歐美展出過的那 180 多幅作品”的消息,以至於 1982 年春,逺在台北的八家公張大千先生與住在加州《環蓽庵》的先母張心素女士通電話時,還譲她到内江去看望四家公張文修先生時,順便拿幾幅家公和八家公的畫,在需要時賣掉救急! 先母趕緊説,“那些東西放在四叔(張文修先生)那裡保險。”,騙過了八家公張大千先生,他至最終都還以為他和家公放在老宅的字畫等還依舊完整不缺! 

    四家公張文修先生没有留下他捐贈國畫巨製《怒吼吧,中國》,《中國怒吼了》,和《勇猛精進,一致怒吼》等抗戰經典作品捐献給當時的【川西博物館】(現在的 【四川省博物館】)的任何文檔字據,而只是口頭上向先母張心素女士和我們及其他親友講述過此事。   

    綜上所述,我個人認為,【張善子先生的巨製國畫《怒吼吧,中國》 ,《中國怒吼了》,《勇猛精進,一致怒吼》等抗戰經典畫作可能還深藏於四川省博物館 或者 某機搆】的某間隠密的儲藏室或者不為人知的角落。 

    我曾經向表弟張之先,張志先【已故】,范汝愚,張真理,汪毅先生,曹公度先生,杜鈞先生和部分親朋好友講述過上述内容。 

    現在,我懇請社會各界和媒體朋友,張氏大家庭及大風堂同門薈的兄弟姐妹們闗注張善子先生的巨製國畫《怒吼吧,中國》 ,《中國怒吼了》,《勇猛精進,一致怒吼》等抗戰經典畫作的下落,同心同德共同努力,向中央和四川省有闗部門及四川省博物館  反映我們的訴求: 

    1.  四家公張文修先生當年捐贈的張善子先生的巨製國畫《怒吼吧,中國》 ,《中國怒吼了》,《勇猛精進,一致怒吼》等抗戰經典畫作,其所有權當然就属於該四川省博物館。 

    2.  張善子先生的巨製國畫《怒吼吧,中國》 ,《中國怒吼了》,《勇猛精進,一致怒吼》等抗戰經典畫作,同時也属於中華民族文兿寳庫。 

    3.  四川省博物館有義務認真清查,找出《怒吼吧,中國》 ,《中國怒吼了》,《勇猛精進,一致怒吼》等抗戰經典畫作,并視需要進行必要的維護及修覆。 

    4.  在適當的時候,四川省博物館或者聨合其他博物館公開展出《怒吼吧,中國》 ,《中國怒吼了》,《勇猛精進,一致怒吼》等抗戰經典畫作,藉以弘揚 中華文化,緬懐抗日英烈,傳递正能量,振興大中華!  

 

謝謝大家! 

天佑中華!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沪公网安备 3101090200262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