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善孖
张大千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大千研究 > 研究论丛 >
新书首发| 傅申三十余年研究张大千学术论文首次结集出版

新书首发| 傅申三十余年研究张大千学术论文首次结集出版

时间:2021-12-03 11:41:12 来源:佳作书局 作者:佳作书局

新书首发| 傅申三十余年研究张大千学术论文首次结集出版


傅申先生时常评介张大千是“画家中的画家,也是画家中的史学家”。认为张大千“所师承的古人,绝对超过画史上的任何画家。” “张大千做假画是他研究、学习、临摹、仿古的一个副产品。” “只要研究鉴定,一回头就遇到张大千。”
 

——田洪

\

张大千先生肖像照 郎静山拍摄

张大千 (1899-1983年) 生于四川省内江县,原名正权,后改名爰,字季爰,号大千,别号大千居士、下里巴人,斋名大风堂。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极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他早期研习古人书画,特别在山水画方面卓有成就。后旅居海外,画风工写结合,重彩、水墨融为一体,尤其是泼墨与泼彩,开创了新的艺术风格。
 
上世纪30年代,他曾执教于南京大学(时称中央大学),担任艺术系教授。他在亚、欧、美举办了百余场个人画展,蜚声国际,被誉为“当今最负盛名之国画大师”,被徐悲鸿推为“五百年来第一人”。
 
 

一回头就遇到张大千”

 
张大千无疑是二十世纪最具国际知名度的中国画家。他不仅“血战古人”,也喜欢挑战藏家和学者的鉴别能力,可谓是画史上罕见的绘画技艺与作伪手段并行的艺术家
 
上世纪九十年代,一场关于中国古画鉴定的辩论在美国悄然生发,不仅引起了多国艺术史学者的关注,甚至引发了《纽约客》杂志、《华尔街日报》以及《华盛顿邮报》等美国大众媒体的报道。这场围绕王季迁旧藏、后为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收藏、传为五代董元《溪岸图》真伪的辩论,将此画曾经的拥有者张大千突然卷入了风口浪尖。

\

《中国绘画鉴定问题研讨会论文集》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1999年出版
 
 
就此,美国东西两岸的亚洲艺术研究者,以及我国和日本的学者纷纷参与到这场鉴定大论战当中。于是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在1999年12月举办了“中国绘画鉴定问题国际研讨会”,中心议题为——《溪岸图》是否是张大千的伪作。经过多方论证,尤其是对画绢材质结构的分析,大都会博物馆保住了该画十世纪的断代,而将其作者改为了“传董元”。
 
这场举世瞩目的鉴定论战将张大千作为“嫌疑人”,自然事出有因,那就是在美国大大小小的博物馆和藏家手中,有诸多张大千伪造的名家之作。例如,在《溪岸图》的辨伪过程中用于比对的作品,就有来自大英博物馆、波士顿美术馆、华盛顿的弗利尔美术馆收藏的张大千伪造五代至宋代的作品。美国著名艺术史家高居翰先生身前曾罗列出60多件他认定为张大千伪造的古代“名画”。

\

传董元《溪岸图》轴,五代南唐时期
绢本设色,画心:220.3 × 109.2 cm
王季迁旧藏,现藏于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

传巨然《茂林叠嶂图》,张大千伪作,约1951年
画心:185.5×73.2 cm,现藏于大英博物馆
 
傅申先生回忆在1967年时,美国密歇根大学举办“石涛大展”,石涛专家请张大千去看展。张大千在展厅转了一圈,指着一张画用四川方言说:“这是我画的。” 又指着另一张说:“这张也是我画的。”
 

——田洪

 

傅申与张大千

 
据傅先生回忆,自己“初识”张大千的伪古之作是1967年在台北故宫博物院时,他在研究巨然的过程中,发现了张大千伪造的古画。几年后,在普林斯顿大学读博期间研究石涛时,又发现了张大千的伪作,从而激起了傅申对这位艺术家的研究兴趣。
 
1987年起,傅申开始全面、系统地研究张大千,继而在1991年于美国华盛顿的沙可乐美术馆(亦称为塞克勒美术馆,本文延用书中译名)举办了张大千的大型回顾展。可以说,上世纪末在美国的书画鉴定研究学界中逐渐显现出的张大千“问题”,很大程度上是受到了傅申的启发。

\

傅申在台北“摩耶精舍”留影
 
傅申1968年获洛克菲勒奖学金赴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艺术与考古系就读,取得博士学位。大约在1970 年,他的导师方闻教授让他整理、研究普林斯顿大学美术馆库房里的一批沙可乐藏画(Arthur M. Sackler Collection),当中有不少石涛(1642-1707)的作品。在研究这些藏品的过程中,傅先生发现了一组六幅石涛的册页,实为张大千的伪作。

\

王妙莲、傅申著《鉴别研究》(又名《沙可乐藏画研究》)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1974年出版

1974 年,傅申与其第一任妻子王妙莲合作撰写了《鉴别研究》Studies in Connoisseurship,又名《沙可乐藏画研究》)一书,并由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出版。他们在书中梳理、著录了沙可乐藏画的详细信息,同时张大千的伪古之作也被公之于众。

\

《秦淮天印》

\

《白鹭穿田》

\

《三径高士》

\

《罗浮峰前》

\

《城头鼓角》

\

《湖头艇子》
《雪个石涛真迹合册》张大千仿石涛册页
纸本设色,画心:31 x 24.4 cm
沙可乐收藏系列,现藏于普林斯顿大学美术馆
 
 
对沙可乐藏画的研究开启了傅申在石涛与张大千之间多年的比较和探寻。张大千在上世纪二十年代已开始收藏石涛的作品,在艺术圈内也享有喜好收藏石涛和八大的名声。傅先生在普林斯顿大学美术馆的库房不仅查看了沙可乐藏画中的石涛画作,还调看了一箱张大千寄存的石涛作品。在过目大量的石涛真迹,包括张大千收藏的石涛作品之后,傅申积累了辨别石涛和张大千各自绘画特点的眼力。
 
在研究过程中,傅申逐渐探明了石涛对于张大千的特殊意义。根据《张大千四十年回顾展自序》,可知张大千早年从日本留学归国后,居上海时的两位绘画老师曾熙和李瑞清,一个酷爱八大,一个喜好石涛。张大千受到他们的影响,于是“效八大为墨荷、效石涛为山水,写当前景物,两师嗟许,谓可乱真”。由此可见张大千对于仿古、摹古这一方法的践行和推崇。

 \

张大千《仿石涛松泉图》1940年作
现藏于四川省博物院
 
如果我们留意会发现,张大千在谈论自己习画的心得时,向来提倡临摹、研习古人的画作来提升自己的水平。他曾说道:“习画应先审选一家,作为楷模,从勾勒名迹入手,打定根基,渐次参考名家,以扩境界。”这充分表明了参考名家的必要性。
 
而临仿名家之作与伪作之间是有区别的。如上图所示,在《仿石涛松泉图》中,张大千虽效仿石涛的风格、笔触,但题识和署名都用了自己的。而在《雪个石涛真迹合册》中,张大千不仅仿写了石涛的题字和名款,还加有石涛的钤印,画上并没有他自己的署名。这样的作品则被视为伪作。
 
据张大千的数位友人回忆,当他的伪作被识破、被当面要求“招供”时,他也从不回避,总是爽快的承认,当做戏谑之事一笑而过。比如,就傅申鉴别出沙可乐藏画中的伪石涛册页一事,至少有罗寄梅、王方宇两位老友向张大千求证,结果他都直接肯定了傅申的鉴定结果。

\

傅申陪同八大山人研究专家王方宇(左1)等人
观看“张大千六十年回顾展”
 
 
我认为这些假画都是他极力追求并消化古代大家及其作品之后的最高表现,这都是他殚精竭力与古人血战的最佳成果,当国内外鉴赏家、收藏家以高价购入他的这些作品时,无异宣布了他与古人奋战的胜利!……不研究张大千的仿制古画,就不会真正了解他画风发展背后那种血战古人的心理动机。
 

——傅申
 

何以“血战古人”

 
 
张大千一生游历、迁徙足迹遍布世界多地,画龄长达60年之久,作品风格多样,数量庞大。这意味着要全面地梳理和分析他的艺术生涯必然是一项浩大的工程。加之他时常用伪作“扰乱”藏家和鉴定者的视线,让研究学者对他既佩服又心存戒备。
 
当我们试图去分析和评价张大千的艺术成就时,会发现这些伪作很容易形成一道难以逾越的心理屏障。因为我们都知道,研究需要基于“真迹”,需要尽可能地接近“真相”,而“伪作”在其中则显得格格不入,令人无所适从。

\

张大千《仿董源江堤晚景图轴》,嘉德国际2017年秋拍
 
 
在我国的绘画传统中,临摹、仿效自古是重要的习画之道,也是许多古画得以留存、传承的唯一途径。而仿作与伪作寥寥几笔之差,长久以来造成了诸多的鉴别难题和争论。傅先生认识到这一问题在张大千的作品中尤为突出,转而将鉴定的难点变为研究张大千的切入点。
 
1991年,傅申于华盛顿的沙可乐美术馆举办的“张大千回顾展”中,呈现了87件杰出的画作以及傅先生自己扎实的研究成果。展览开篇便是一件张大千伪作石涛的画轴——《自云荆关一只眼》。在此画的诠释文字中傅申指出,这件伪作应当是张大千初学石涛时的作品。虽然落的是石涛的名款,此画或许还不算是严格意义上的刻意造假,但很明显是仿古之作。

\

张大千伪作石涛《自云荆关一只眼》
Through Ancient Eyes
约1920-22年,纸本设色,立轴,画心:33.7 x 33 cm
顾洛阜旧藏,现藏于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傅申还记叙到,张大千曾与两位朋友分别讲述此画的绘制缘由,虽然故事的版本有所不同,但都可以从中看出这位画家的意图,那就是通过模仿古代大师的作品来检验自己的技艺以及鉴藏家的眼力。
 
正是基于对张大千透彻的理解,傅申将其展览的英文名 Challenging the Past (向古人挑战)翻译为“血战古人”,而傅申研究张大千“血战古人”之作即是从研究石涛开始

\

傅申著《血战古人——张大千回顾展》
史密森学会、沙可乐美术馆1991年出版
 
傅申在《大千与石涛》一文中提出:“在传世的石涛画迹之中,真伪参半,如果不能将混淆其间的鱼目加以区别,就无法见到石涛的真面。而在历来的伪跡中,要以大千的手法为最高、最难分辨,所以从研究大千的笔性来入手,是鉴别石涛真伪的捷径。”
 
可以说,只有傅先生这样极富鉴别经验的学者,才能直面张大千“血战古人”的作品,欣然接受他的挑战。在众多的仿作、伪作中探寻蛛丝马迹,傅申不仅辨析出张大千的个人特点,还总结出其艺术发展的路径和历程。这无疑是中国绘画研究史上具有开创性和启示性的成果。
 
《傅申论张大千》现由田洪与蒋朝显编辑出版。书中傅先生分析了张大千早期仿效明清画家,后研习元代王蒙等,溯源董、巨,由此逐步勾勒出张大千艺术创作的发展路径。本书编者没有采用美术史论著通常按朝代顺序排列的编排方式,而是依照傅先生的方法和思路,呈现出张大千集大成与“法古变今”的艺术成就,通过详尽的研究考证,向读者揭示张大千“血战古人”的心路历程。
 

【傅申简介】

 

\

傅申先生近照(林燮摄)

傅申,字君约,1936年12月27日出生于上海浦东新场。7岁时开始习字。1948年随父母迁居台湾,在就读于屏东明正初中时,美术老师张光寅(著名书画家、艺术史家张光宾胞弟)在课余时开始辅导傅申学习书画。
 
1959年毕业于台湾师范大学艺术系。在师大求学期间,受教于黄君璧、溥心畬学习国画;大二又追随傅狷夫学画;同时又拜书法大家王壮为为师,学习书法与篆刻。1963年考入台湾私立中国文化学院艺术研究所,师从书法名家张隆延研读中国艺术史,并获硕士学位。1965年进入台北故宫博物院,专事中国古代书画的鉴定与研究。1968年赴美入普林斯顿大学艺术与考古系攻读中国历史专业,获博士学位。
 
傅申历任台北故宫博物院研究员、美国耶鲁大学副教授、佛利尔暨沙可乐美术馆中国美术部主任、台湾大学艺术史研究所教授。现为台北故宫博物院指导委员、台湾大学艺术史研究所兼任教授、北京故宫博物院客座研究员、浙江大学客座教授、中国美术学院古代书画研究中心客座教授、四川张大千研究中心终身顾问。
 
 
【编者简介】
 
田洪
 
江苏昆山人,美术史独立学者,四川张大千研究中心研究员。先后编著或合著有《沈周绘画作品编年图录》、《龚贤书画集》、《王季迁藏中国历代名画》、《王南屏藏中国古代绘画》、《傅申书画鉴定与艺术史十二讲》、《张大千文献图录》、《王季迁藏画集》、《朱省斋古代书画闻见录》等。
 
 
蒋朝显
 
河南宝丰人,中国文物学会漆器珐琅器专业委员会副会长、苏州三元美术馆馆长。先后编著有《王文治行书手卷》、《清状元陈继昌临九成宫醴泉铭》及“新见历代写经精粹系列丛书”《南北朝写经〈佛说佛名经卷第二〉》、《康有为旧藏隋代〈维摩诘所说经〉》 、《北宋〈经光明经〉残卷》、《敦煌藏经洞〈唐代写经集萃〉》等。
 
 
 

点击上图打开小程序即可购买
 
《傅申论张大千》
田洪、蒋朝显 编
浙江大学出版社,2022年1月
平装,21×28.5×3厘米,423页
(首印2000册)
 特惠价178.2元 
 
本书将著名艺术史家傅申先生三十余年研究张大千的学术论文首次结集呈现。傅先生倾尽毕生精力从事中国传统绘画的研究与鉴定工作,著作等身。其1991年在美国策划举办的“血战古人——张大千六十年回顾展”展示了这位艺术家“法古变今”的特点与复杂性,同时也树立了傅先生在中国画研究领域的权威地位。
 
不少人对于张大千伪造古画都有所耳闻,但并不了解这样的做法对其艺术创作的发展和成就有何影响。本书以“血战古人”这一标签为切入点,全面梳理并分析了张大千“临古、仿古、变古”的发展路径。基于傅先生的研究成果和独特视角,本书编者除清晰地疏理了傅申研究张大千画作中反映出的真与伪、古与今的辩证关系之外,还同时收录了张大千近三百幅作品图片及相关文献图片,可谓图文并茂,对于研究张大千的艺术、中国画史传统和鉴定方法都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本书是迄今为止傅申先生研究张大千艺术最深刻、最全面的一部结集著作,也是张大千研究领域的重大突破,极具历史、艺术、收藏、研究等种种重大意义与学术价值。
 
 
 
第一节
大千与石涛/ 1


第二节
大千与唐寅/ 47


第三节
大千与王蒙/ 57


第四节
大千与李公麟/ 97


第五节
大千与董源/ 135


第六节
大千与隋代佛画/ 179


第七节
大千临古 唯恐不入/ 187


第八节
大千法古变今 惟恐不出/ 197


第九节
模仿与伪造的艺术传统/ 205


第十节
张大千的仿古人物画/ 219


第十一节
张大千的仿古花卉、翎毛、虫鱼与走兽/ 245


第十二节
张大千的仿古山水画/ 257


第十三节
张大千研究缘起/ 279


 第十四节  
张大千仿古绘画举例/ 293


 附录  
何创时书法艺术基金会藏张大千仿古作品/ 411

“我对大千先生,既没有身受其惠,也无恩可报,他也没有送过我画,虽然很想登门求证我所搜集到的流散在海外、他伪作的假画,但是知道他门客太多,不能畅谈,所以在他生前我也没有成为他的座上客,更没有尝过大风堂的美味。  
 
我钦佩他在书画上的努力、才气和成就,也很喜欢他大部分的作品,在很多方面我认为他是 中国画史上难得的大家,他当然也是二十世纪最有成就的画家之一。尤其作为一个研究古书画史 及鉴别工作的人来说,张大千是一个最理想的研究对象,因为他是历代画家中对传统绘画研习最深和了解最广并且是最好的画家,因此它的作品与绘画史最富有关联。在他的作品中,不但有他个人的画史,也有中国绘画的历史。
 

——傅申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沪公网安备 3101090200262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