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善孖
张大千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大千研究 > 研究论丛 >
刘冰|大风堂堂主张大千

刘冰|大风堂堂主张大千

时间:2021-01-05 14:25:41 来源:长青艺文 作者:刘冰

刘冰|大风堂堂主张大千

\

1949年张大千在香港

 张大千原籍广东番禺,清康熙年间迁至四川内江,所以成了四川人。
 张大千名爰。张母生大千时梦见大猿,爰,猿也,故名,又名季爰。王之一对我说张大千在巴西养了一只白乌猿,它会笑、通人性、会拥抱人,牵着它手可一起散步,和王之一感情很好。他替它照相、替它梳毛,觉得它非常善良,有一天它却兽性大发,把王之一咬了一口,送医院缝了十三针。我说畜牲还是畜牲呀。记得数十年前我姐夫在苏州读书,当时张善孖 、张大千兄弟住在苏州的“网师园”,张善孖专长绘老虎,因此养了一只老虎,也非常顺良,出门带着一起走,有时乘黄包车,老虎也坐在张善孖边上,车夫拉车跑得飞快。有人问车夫,为何张善孖带着老虎,你车拉得特别快,车夫说怕老虎从后面扑上来,快点拉到目的地,放他们下来好保命呀! 张善孖是张大千的二哥,张大千妈妈头胎生的是一对双胞胎儿子,老大生下就夭折了,张善孖是老二,所以给老二起名为善孖,后人不知,记为善子。也因为是老二,所以张大千称张善孖为二兄或二哥,事实上张善孖是长兄,张大千是老八,至友们都称他为八哥。 张大千画室,名为“大风堂”,其实大风堂是张家的堂名,1926年兄弟二人住上海法租界西门路,在西成里画室中悬挂了明人张大风画一幅,冠绝群伦,就以大风堂名其画室。所以他们兄弟二人的门生,都称大风堂门人。 张大千收学生也和溥心畬一样,要行三跪九叩大礼(后来改为鞠躬了),然后由张大千绘画一张赠与弟子。图绘好,收起笔墨,参与的贺客就开怀畅饮。张大千的学生是不要付束修的,如门生随侍在侧的话,那吃住都由老师提供了。 大约在1968年,张大千到台湾住国宾饭店,郎静山大师打电话给我,说张大千准备在台湾印一些画,想见见我,研究他的画在台湾应如何印刷,听听我的意见。印画在当时的台湾,我可说是极有经验的一个,自认无人能及,张大千送给郎静山的画很多,几乎都是我经手印刷的。对印张大千的画,我有特别的心得,乃欣然前往,随同郎老去国宾饭店拜见。 到了张大千住的房间,他非常客气的邀我同坐在沙发上,在二位国宝级的国际艺术大师面前,我战战兢兢,半个屁股坐在沙发上。郎静山将我的印刷经验介绍给张大千,张大千嘱他夫人拿出在日本印的画给我看。那几张是张大千的画,线条非常细致,是木版套色水印的作品,也就是 日本印浮世绘方法做的,刻工精美。张大千跟我说,这种印刷师日本也只有几位,集技术、艺术和天才于一身,日本政府列为国宝级人物,受到政府的供养。我仔细分析后对他说:日本是用珂罗版和木版水印做的,台湾根本没有这种人材,就算是用近代的印刷方法来做,台湾印刷设备、制版工作人员的技术和经验,都不及日本,但是我可试试看,尽量能做到最好,张大千同意了。 大陆到台湾的木版印刷师傅太少了,我找到一位在总统府印刷厂工作的老师傅,我们二人共同研究后,觉得可以试试看。从找木版、纸张、颜料开始,逐步进行研究、试验,最后虽然做出了几张,但花时间太多,只能放弃,决定张大千的画仍用现代印刷方法印刷。我1984年去上海,见到朵云轩用木版水印印的张大千泼墨山水,好极了,张大千如在世能见到这幅水印的复制画,一定会为上海朵云轩能保持中国木版印刷的传统技术而高兴。 1970年张目寒先生拿来了张大千送给张岳军的寿礼《长江万里图》,给我经营的汉华文化事业公司印刷出版发行,得到张大千及张岳军二位同意,不要任何报酬,印好后赠一些印刷品给他送亲友就好。 此图系绢本,高50.3公分,长19公尺又96公分。兹录当时出版《长江万里图》简介文一段,或许读后,可以神游。其文如下:
  图所写者,西起巴蜀,下迄东海。泼墨烟云,缤纷五彩。极变幻于毫端,定垂夕名于千载,诚艺林之巨制,乃稀世之奇瑰,自不待言矣。幅中峨眉之秀,青城之幽,巫峡夔门,耸千岩之翠色,瞿塘滟滪,惊百里之涛声。是皆昔日神仙故居,帝王旧都,而今仍留陈迹者也。顺流东下或则绿树兮荫浓,或则平畴兮无际。片舟泛棹,洞庭烟波兮浩渺;石矶解缆,江夏城廓兮雄奇。至于斜阳古渡,曲奏浔江,青衫泪湿,司马心伤,则又风景为之一变焉。几经转折,遥望五老峰高;云影空 ,难辨匡庐真面。花拂篮舆,苏学士题钟山之壁;浪催瓜艇,老渔翁歌澎蠡之滨。过此乃有陶令之城,枭姬之庙,九华峰,采石矶,以及小姑彭郎诸胜,冈峦体势,目不暇接。勿见一片平芜,荻芦摇漾者,盖即二水中分白鹭洲矣。于是金陵景色,毕呈眼底。挹江门、鸡 鸣寺、紫金山、玄武湖,历历可指。然后北固金焦,以迄苏台沪渎。泱泱江水,源远流长。至此总汇百川而归于海,抑何壮耶。
 读此佳文,其中历史地理,文字掌故,与画配置同赏,人间一乐也。当时有些人士,对此画有异见,认为长江是自西向东,而此画则自右至左,与地图方向相反。我认为这不值一提,因为张大千是艺术家在画画,不是科学家画地图。 1969年,张目寒先生古稀之年,大千先生念数度与目寒先生遨游黄山之情,特作《黄山前后澥图》,为目寒先生寿,目寒先生也委请汉华文化公司印刷发行,供爱好诗画者,资卧游之乐。 开始印刷《长江万里图》,我就请郎静山主持,借故宫博物院场地,定做了照相放置长卷画的木架,请董敏(董作宾公子)摄制印刷用彩色底片,《长江万里图》的印刷工作就开始了。我们对用哪家出品的照相底片、哪一厂做的纸张、哪一厂牌的印刷机、哪一家的油墨都作了研究。因为不同的材料,不同的机器, 都会影响印刷的效果。最主要的是彩色分色制版,当时台湾最好的要推中华彩色印刷厂了,所以请他们做一套,另外我寄香港朋友主持的分色公司也做一套,最后二套分色版,打样印出后相互比较,结果以品质较优的香港版来印刷。一共做了四个版式,大型册页、长式手卷、袖珍型手卷及明信片一套。此后张大千《黄 山前后澥图》,其印刷品也由我照样办理了。以当时印刷最好的技术可说无出其右了。我离开了台湾,1982年,张大千又画了一张庐山图,做了一份电子缩印版,有人带来美国,转赠王之一,我看了后认为效果比传统印刷的要差很多。

\

 张大千除画了长江、黄山、庐山三幅长卷外,在近年以天价拍卖成交的《江山万里图》,报导说是张大千1952年开始创作的,长34.56米,高1米,如此大画,当然不是短时间能完成的,但王之一说,他和张大千从1952年起,有五年时间,天天在一起;他在巴西二十年,也是张大千最接近的人,他从未看到过这 幅《江山万里图》。台北故宫出版的《张大千先生百年纪念展》一书,也没有记载这幅画。王之一问我知不知道,我也无从回答,我1972年到美国,但我经营的汉华文化公司仍在台北,有其他股东负责,与张大千都很熟,我也从未听说过有这幅画。但出天价买进这幅画的藏家,想必有研究过此画的来历吧!
 1949年前张大千在印度大吉岭研究佛教美术,次年在新德里举行画展。然后暂住香港移民阿根廷,再转巴西定居。1954年, 张大千在巴西把收藏的古画、加上自己的画卖掉,植松树、栽梅花、搬石头,建了八德园。后因当地政府筹建水库,园址在被淹 没处,遂于1971年自巴西移民美国,居旧金山附近卡密儿,十七里海岸,Pebble Beach,国家公园内,住处名“环筚庵”。1976年至台北定居,在外双溪,建“摩耶精舍”,即现在的大千纪念馆所在,张大千去世后即葬于此,那块墓碑“梅丘”就是从美国 加州环筚庵运来的。

\

1971年张大千与王济远 
 1972年,太老师王济远有一次打电话给我,说张大千邀他去旧金山玩,要我陪他一起去,他从纽约先到洛杉矶,和我在机 场见面后同去卡密儿,我很高兴。但他临时改变行程,从纽约直飞旧金山,害我空欢喜一场。次年,我接到张大千在洛杉矶开展览会的请帖,当然去参加了。看到展出画的标价,我记得都在美元三千至五千之间,就我的了解如果在台湾的话,画价还可高一点。开幕后他邀我去他下榻的罗斯福旅馆聊天,我就告诉他此地画的价格定得太低,极力劝他回台湾去,那时台湾经济正在蒸蒸日上,人情、市场都比美国好(我看了庄先生写的张大千生平一书,里面列出张大千画展的日期,但是就漏了张大千在洛杉矶的那一次)。1976年张大千决心回台湾定居了,我不能说是他听了我的那几句话而去台湾,但我想多少受了一点影响吧。

\

张大千与爱孙   
    张大千除诗书画外,也善篆刻,他也为艺术家黄君璧刻过印章,有“君翁”“黄君璧”“可以横绝峨嵋巅”三方。以张大千的名望和人格魅力,国内的治印名家,几乎都为张大千刻过印章。方介堪给张大千刻过四十余印,其中二方以龙骨为材料的“张爰之印”及“大千居士”,一朱一白,是张大千时常随身携带的,因为龙骨是古代出土的象牙,不易跌破。陈巨来为张大千刻印最多,大约有七十余方,值得一提的是陈巨来为张大千刻了一方“春愁怎画”,张大千印在一幅“宋朝士人梦见苏小小”为题的画上压脚,且印了方介堪刻的长方印“无限离情,无穷山水,无边山色”。此画有此印真是缠绵悱恻,引人遐想。

\

张大千与我

\

王之一摄巴西八德园摄影集
 1997年4月我在蒙得利市办了一次张大千画作观摩会。1999 年7月31日,王之一特别邀我,再共同在洛杉矶举办“故国画大师张大千先生101岁纪念展”。将庐山图印本展出,同时展出大千先生孙女张菊先女士近作、大风堂入门弟子匡仲英、孙家勤作品、巴西八德园摄影展,同时收集个人收藏张大千作品一并展出,这是海外的一件盛事。
 对张大千的传说、纪录很多,他是美食家,当过他厨师的也因他的赏识而有名,如彭长贵的彭园。我1972年去纽约,太老师王济远请王方宇教授和我一起吃饭,就去了以张大千厨师闻名的娄海云经营的餐厅,一尝张府的美味。以张大千为名的菜,最流行的就是“大千鸡”。张大千去吃饭,如果饭店的菜单上,有一道大千鸡,他一定要尝尝他家鸡的味道,都大同小异。他说大千鸡的做法很容易,只要一斤左右的小公鸡,连骨头切大块,配泡菜的莲花白,和青红色的灯笼辣椒,大火炒熟,盐和酱油都不必加,就成了一道“大千鸡”了。 今年去台湾,临别台湾尚有半天功夫,想去参观从未去过的大千纪念馆,查到地址,乘计程车到外双溪大千纪念馆,到了门口给守门的挡住,他说要参观纪念馆一定要先到故宫博物院办理预约手续。我没有办法,只能又叫计程车去故宫博物馆,在故宫博物馆前门、后门、上上下下都是一问三不知,最后总算找到询 问处,说明我的来由,想买票参观大千纪念馆,回答说要预约,一星期以后定时间,由故宫派向导才可进入参观。我说我难得到台湾一次,是不是可以方便一下,并且不必要导游,我可以自由参观。有位女士说你没看网上的说明吗?我有点不高兴,回她说:张大千不会用电脑呀!没办法,只能怏怏而回。心里想,我看活的张大千倒比死的容易。

\\

陈巨来(安持)刻大千印  张大千题安持精舍印存
 
刘冰,号寒云,1932年生。1949年随父赴台,服务于世界书局,直至1965年。其后,自营印刷业,经营教科书,成立汉华文化事业公司编印出版艺术图书。1972年移民美国。1978年创建长青书局并任长青文化公司董事长,出版经营中文图书,推动两岸文化交流。著有《中国装订简史》《老沪台艺坛人物旧忆》《闲话艺坛》《我的印刷出版半世纪》《艺缘》《藏品》《上海三牌楼刘家》等。2018年在上海发起创办上海文化发展基金会长青文化专项基金,任名誉理事长。上文选自刘冰先生所著并由上海文化出版社出版的《老沪台艺坛人物旧忆》。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沪公网安备 31010902002622号